切换到宽版
  • 423阅读
  • 3回复

[耽美百合]短篇:堕天使(by起名废= =)(应该很快写完哒。)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 zhang1315832
 

发帖
43
配偶
单身
鲜币
356
威望
23
生命值
2
楼主  发表于: 2017-09-30 22:59:17
那是,染血的羽翼,好想折断他,用舌头舔舐着翅根处的脉络,感受着那圣洁之人的战栗,好想要,好想要,把他拉下来,沾染上黑色,染上色彩,把单纯的白破坏掉,好想要啊~
"你的眼神…让吾很不舒服。"
"谁允许你盯着殿下的?"
"鄙贱之人,你怎么敢直视那位大人!"那是,染血的羽翼,好想折断他,用舌头舔舐着翅根处的脉络,感受着那圣洁之人的战栗,好想要,好想要,把他拉下来,沾染上黑色,染上色彩,把单纯的白破坏掉,好想要啊~
"你的眼神…让吾很不舒服。"
"谁允许你盯着殿下的?"
"鄙贱之人,你怎么敢直视那位大人!"
"你,不配。"
吾…不配嘛?你这么想嘛?
那就让你同一般,那么就配了吧~路西法大人~吾很期待呢~

从上一次见到那个刺眼的地方,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,久到吾都不记得有多久了。
"有了很多带翅膀的东西了嘛?"
"陛下,您醒了。"
"吾睡了多久?"
"不长,整一千年。"
"有没有有趣的事情?"
"有个那里掉下来小家伙,只不过并没有翅膀的样子,说是我们的。"
"尸体呢?"
"应当在渡域附近,需要属下去?"
"罢了,找到葬了吧。"
"有事情可以玩了,准备准备,叫诞来见吾,吾要去人间。"

人间湖畔,四月花开,云舒云散,人来人去,聚少离多,战乱将至。
"汝觉得,如若吾想要个特别的仆人,需要多久?"
"要看陛下选择什么样的人。"
"吾喜欢珠玉一般剔透的灵魂。"
"有珠玉般灵魂之人,恐意志坚定,不易诱惑。"
"哦?"
"属下觉得,虽不易诱惑,但是血肉之躯,总归有缝隙,需多些时日,必然可收服。"
"可吾不喜欢有瑕疵的东西。"
"恕属下愚钝。"
"诞记住,玉石就用它最爱的温度驯服就好了,既然是玉石让它在最后都不认为自己有了裂痕就好了,那么就不会有裂痕~"
"…玉石最爱的温度…那是什么…"

爱,可以叫人痴狂~
权,可以叫人贪婪~
力,可以叫人疯魔~
故而,记得,我族为守护秘密,作为族长,哪一样都不可追求。只是无力量,如何?;っ孛?,无权如何在族中立足,无爱,也只是为了传承而娶妻生子。
从出生,就注定;从诞生,就被灌输;从有记忆起,记忆里便没有名叫母亲的人。
名为少族长,也只是带着代号的躯壳而已。死了活着,并没有区别。每一代都是这样过来的,确实也,保住了秘密。
这一代,已经是第几代了呢,被奉养的"秘密"也逐渐感觉无趣了,蠢蠢欲动。
"您,来了,我可以走了吧?"
"吾想要的东西拿到,汝就可以走了。"
"如您所愿,大人。"

对于一块白纸来说,染上颜色总是那么简单,哪怕再小心,小心翼翼,不给予一点显露的温情,但那白纸也会被一点点沾染上遗漏出来的色泽。
开始很简单,他也在有了属于自己的心思的时候,曾经想过,自己的祖先们每一代是不是都有过色彩,只是都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,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就像是他的父亲袖子里那块掉了色的帕子一样,最终也只能永永远远的随着他们的尸体葬在了冰冷的坟墓里。
他也有个秘密,不同于家族那个秘密一样的,属于自己的秘密。通透的人,总是有自己的直觉,正因为心思通透,接触到人的时候,把每一丝溢露出来的颜色都感触的更深一些,在内里翻滚一遍,或是留下一点痕迹,或是了无痕迹,也有那种刻画在最深处,永远都忘不了的。
他就是那样子忘不了的,颜色。那是象征着晴空的天蓝色?;蛩朴旯烨绲奈⑾家话愕难丈?,从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有那么多颜色。
第一次见面很单调,就像每一次见面一样,对一般人来说是那么的简单,或许对他来说也是一样的。
"嘘,我在钓鱼,别说话。"
点头。
那天,天很蓝,回去之后被打了板子。
"你很闲?"
摇头。
"总看人家钓鱼干嘛?"
"嘘。"
"会说话啊。"
"恩。"
"你怎么这么无聊,跟个老头子一样。"
盯着鱼竿看。
"好吧好吧,服了你了。"
回去被罚禁闭,后墙头被发现了。
"你叫什么?"
"二十二。"
"真是个傻名字。"
"下次不来钓鱼了。"
"奥。"失落脸。
"你会武功嘛?"
"恩。"平日里被教的应当是武功。
"好,下次来了,我们过招。"
"恩。"好。
回去以后,父亲来了,看了我许久,他说,不要奢望得不到的东西。
我想,得不到的,是什么呢?天空还是河水。下次给父亲带河水回来喝吧,比家里的好喝。
这次再去那里,过了很久。
"我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。"
"恩。"我也以为。
"都过去一年了,你长高了。瞧,我也高了。"
"恩。"抬头看手。
"还是那么无聊,真是的。不知道干嘛等你。"
"…"你在等我啊。
"来吧,比试。"
"恩。"
那天比试有输有赢,但看他似乎很开心的样子。即使被我打的鼻青脸肿的,他想。果然更难看了。
那天还是没有带河水回去,因为,父亲再也不需要了。
之后,又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作为族长,他都被安排侍女的时候。
他守着那个秘密,守着,自己的秘密。
也守着,那把魔剑。只是除了族长没人知道那是把魔剑,所有人只知道那把??梢允迪衷竿?。
不记得是第几个了,从两年前就开始了,世上对于家族的传闻,很多人,都来取剑。他输的代价是,全族人的命。
没有时间睡觉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下一个人来,所以,他在剑阁睡觉,抱着那把剑入眠。更没有时间去和侍女睡觉。
"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嘛?"
"吾知道,你记忆里有过的那个人,你想要的话,吾也可以帮你实现。"
"你的父亲,吾也可以帮你复活他。"
"只要你说出来,你向吾许愿,吾甚至可以护你家族世代。"
没有,他也不是物件。父亲不会想再回来,因为,他终于获得了自己想要的,自由。家族有他就不会倒下。他在心里一句一句回答着。
风波,还是越来越大,从一日一日的打退来人,到没有办法只能杀掉最棘手的人,给人们以示警。到…现在这样,被人们困在剑阁,众叛亲离。
"那,现在呢?你还有能力困住吾嘛?"
"你现在祈求的话,吾可以赋予你力量。"
"愿望是。"
"呵,还是妥协了嘛?"
"毁掉你。"
"哈哈哈,你让吾毁掉自己?小娃娃,不要让吾真的生气,你,承受不了。"
他还是离开了剑阁,逃出了那个家。
一个人,带着一把不能使用的剑和满身的伤,到处躲藏。
人,终究是会死的。就像父亲一样,获得永远的自由。
他不怕死,只是,这把剑,不能这样子,任由它在他死后作乱。
他开始四处奔波,找寻毁掉这把剑的方法。
又过去了很久,久到有时他都觉得自己可能坚持不住的时候,他又回到了那个最初的地方。
人之初,性本善。
那个宅子,已经破旧不堪了,家族的人已经,各奔东西了。
剑阁,是这把剑最初的地方?;蛐?,能找到,找不到的话,也许这次,他也再没有能力带着这把剑,再一次走出去了。
很快就会有人知道,他在这里吧。
"破旧成这样子,真的会有人?"
"闭嘴,不想干就回去。"
"切,不是老头子让我带你过来,我还不来呢,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皇子,被抛弃在深山老林里的弃子而已。"
"还不是为了那个宝贝,得到了还不知道是不是想为了那个位置许愿呢。"
"滚回去,谁许你这么说灵玉哥哥!"
"你带师妹回去吧,我再看看。"
"灵玉哥哥!"
"乖乖听话。"
"哼…那我回去了,灵玉哥哥小心点。"
要被发现了嘛?他可以死,可,剑,不能留。
"你再动,就真的死了。"
"别…碰我。"
"还以为是个死人,我不会动你的剑,但,你的伤再不处理,就真死了。"
"你不会想你死了之后,我拿走你的剑吧。那就好好躺好,让我处理伤口。"
他,还是不能坦然接受死亡,因为那把?;乖?,所以他还是活了下来。
"你怎么伤的那么重。"
"…"
"算了,知道问了你也不一定告诉我。反正…从以前就这样子。"
从以前就…原来,他还认识我啊,他这样想着,望着蓝天昏睡了过去,依旧死死抱着那把剑。
再醒过来的时候,天黑了,还是在剑阁。
"看着我干嘛,以为我会把你搬哪里去?"
"伤的这么重,不适合搬运,而且,你伤好了,也是不会把你带回去的。"
"恩。"沉默许久。
"伤好了,我给你买个偏僻的院子,你住…你去嘛?我会去看你。"
"…"想去,会给他添麻烦的。但是,也不想拒绝。
"好了,我知道,我会安排好。总之,你也听到了,好歹我也算是个皇子呢。"
说这句话的时候,感觉他似乎变成了灰色?;故抢渡每葱?,在心里这么想着。
外伤好的很快,内伤应该治不好了,他每日都会来。每天的色彩都是不一样的,像天空似的,偶尔是会下雨的。恩,不过倒是没哭过,还是有和以前不一样的。以前被打的狠了他总是会哭的。
"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。"
"恩。"拿起剑,站起来,准备出发了。
"喂,我的意思是,去我买的那个院子,你给我好好养内伤。"
"以为我不知道吗?"
"…"
"以为面无表情就可以糊弄过去?别跟小时候一样好吧?真是的,小时候就是伤到了连吭一下都不会。"
"吭。"
"…我该夸奖你有长进,会开玩笑了嘛?"
今天的灰色变成淡蓝色了,青色也很好看。
小院子很偏僻,只有一个老仆人,是个很和善的婆婆,老人家腿脚不好了,需要照顾。他一边想着,一边拿着笤帚扫着院子。
"林婆婆去干嘛了?你在这干什么活呢?"
"…"
"真是的,雇林婆婆是照顾你,不是让你尽孝的。"
"她去买菜了。"
"算了,下次别干活了,好好养伤,我来吧,真拿你没办法。"
递出去,不小心把手握在一起了。他不动了,那松手吧。吧嗒,笤帚掉地上了,捡起来吧,可是手被握住了,抬头看他,那时候,感觉他变成红霞的颜色。很奇怪。哪里奇怪呢…
"啊…我来吧,你去屋里坐着。"
"…恩。"看了看还是回屋子坐着,虽然每天他连练剑都可以了。用那把剑,当然是潋滟,父亲传给他的剑。
就像是每次,他逃到一个地方之后,会短暂的过一段平静的日子,而这段时间都是短暂平淡而让人怀念的。这一次,也并没有例外。
那是个和他很像的人,但颜色不一样,那么,便不是他。那个人让他开启那把剑,是族人说的吧,他看到那群人里有一个略微熟悉的人影,不记得是谁了。已经过去太久了。久到,有些累了呢。
但是,即使他死了,那把剑,也不能破开束缚。所以,他被带走了,关在一个没有颜色的地方?;蛘咚嫡饫?,只有,黑色。
过了很久没有时间,也没有声音的日子,他以为自己可能就这么死去了,再也不能束缚那把剑,再也不被剑束缚。只是,见不到漂亮的蓝色了,这里没有任何色彩呢。
"你不能死。"
"你只能死在我手里。我不允许你死。"
"王爷,恐怕…"
"下去吧,他不会死。"
"那把剑,拿过来,被拿走太久,他不安心。"
"二十二,你活过来,我就给你取个新名字。"
"你如果死了,我就把这把剑破除封印,扔出去祸害世人。"
"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的心头血可以破除封印。"
"所以,你不能死。"
所以,他还是没能解脱。因为,那个人不让他死。又或者,他放不下…放不下那把剑,亦或是那个人。
只是,那之后,即使他活过来了,他也再也看不到任何色彩了,他瞎了。
用一双眼睛,换来一条命,那个人说,值了。
但他想,还是那青蓝色好看,还想看看那明媚的青蓝色啊。
之后啊,他总能听到很多声音,各种各样的,比如,侍女的声音,他们说,王爷肯定能对他好一辈子,因为王爷对他那么重视。一辈子,是多久呢?
他总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,以前注意过的没注意过的,没有了眼睛,用风声判断,来武剑也不是没有办法的。
用声音来判断周围,只是,终归有些东西是替代不了的,看不见了就是看不见了。
"想要眼睛吧…你可以跟我祈愿啊。"??家惶煲惶斓脑谒叩鸵?,即使那让他有时听不到很多声音,但他依旧把剑带在身边,放在怀里,仿佛那就是他的命一般。
日子还是会一天天流逝,时间的流逝往往带来着改变,好的,或者坏的,人总是什么都不能预见。
天下局势变化,总归活着,就逃脱不了时代的束缚,时局总是变化那么快,就像它为什么叫时局一样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化着。而对时局往往,影响最大的是那些站在顶端的人,而同样的,时局对他们影响也是最大的。
而那个人,他是皇子,现在是王爷。
即使再一无是处,再闲云野鹤,到了时候,到了那个地方,他拥有什么,就需要付出什么。
所以,在他有十几日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,他才知道,他去了战场。带着可怜的几千战士,去,送死。他的父亲,想他死。
不在乎那个名叫皇帝的人是什么想法,或者说他不曾在乎过任何其他的东西,只是唯独,那个人?;蛐?,从那次在死亡的边缘被他呼唤回来的时候,就有什么被改变了,或者在更早的时候,那抹青蓝色就染在了他的心里,那里早就不是一张白纸了,他一直都知道。只是,从未承认过什么。他的命,从来都不属于他。但,他救回来的命,或许,从那个时候,就开始变化了。
"想要救他嘛?你可以向我许愿…"
"想。"
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应,甚至后来都没有再期待回应的魔,第一次,得到了回答。
"那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解除吾的封印不算代价。"
"你…要什么。"或者说我有什么。
"灵魂,你要忠于…魔,用灵魂宣誓忠诚。"
灵魂…自己也只有灵魂了,死后的自由嘛。这就是代价嘛…
"我…发誓"
"不需要向吾宣誓忠诚,你只需要把灵魂交出来就可以了,吾叫你效忠谁就效忠谁就好。"
"…"
"你答应就好了。"
"好。"
那一年,三王爷带领仅仅八千军队,打赢了来犯的邻国,据说战场上有阴兵相助,世人皆称三皇子有天人相助,是帝王之相。
只是,那之后,三王爷府里少了个瞎子。那之后,三皇子即使成为了帝王,也显少大笑,只有三王爷旧府上的人曾经听到过那经常在偏院穿出的爽朗笑声,真的像晴空一样明媚。

"何时,地狱开始不安分了。为何毫无征兆就…"
"恐,并非毫无征兆。"
"前些日子扔下去的那个,难道激怒了?"
"千年了,都无动静,总不可能因为这么个小家伙就…"
"总归不能无视,愿路西法大人查明地狱动向。"
"上人已卸任许久了,难道这次地狱又要…不知道路西法大人有没有能力…"

"地狱…那人,吾对上怕是也讨不到便宜。"
"殿下太看得起他了吧。"
"你出生太晚,并未见过那人。"吾还算是高估了自己。
"殿下,有消息说那人醒了之后,去了人间。"
"人间…近段时间,有无动荡?"
"人间总是动荡许多,近几日我去派人查明。"
"好,下去吧。"
"是,殿下。"

"钰,吾喜欢人偶,你知道为什么嘛?"
"公子,属下愚笨。"
"套在手心里玩耍的小狗,难道不是很可爱的存在嘛?"
"公子喜欢就好。"
"呵,就因为你这样,所以才让这人偶戏更有趣啊~"

我是谁…名为钰。
此生无它,奉迎主上,谨遵上命。
只要遵命就好了…

世间,魂为何物,命,为何用。
世间传闻青梧山上梧兮庄,庄中仙医为天人,弃仙缘,落尘间,却为凡人添福寿。不论是什么病,付得起代价,就能被医治。
有幸去过的人,都好了,只是付出了什么代价,没有知道。问了去过的人,他们也不会告诉你的。
"我儿子的病…求天人救救他??!"
"要付出代价。"
"付出什么都可以,求您。"
"什么都可以嘛…可你的儿子已经濒临死亡了。"
"是的什么都可以,哪怕把我的命给你都可以,求您…"
"好,就把你的命给我吧。"
"谢谢大夫,谢谢…"
"你的儿子会没事的。"

叔叔说过生而为人,要学会珍惜。
叔叔也说过拥有什么,就要付出什么。
叔叔还说过你不知道接下来会拥有什么。
而我,九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,母亲告诉我只要记得他是爱我的,就好了。
十五岁成年的时候失去了母亲,然后得到了一个对我好的叔叔。
十六岁的时候,我知道,是叔叔带走了父亲,可是母亲走之前说过,无恨你应当无恨。
我叫无恨。
"叔叔又去那个院子了???"
"是啊,公子要回去嘛?"
"明天是母亲的…去青梧山吧。"
"要和主子说一声嘛?"
"回去我同叔叔说的。"
"是。"

"悟儿,明日是你母亲离开的日子。"
"正要跟叔叔说。"
"去吧,路上查一下那把剑的事,最近很乱。"
"是。"沉默许久之后。
"还有事?"
"那把剑,很重要?"重要到从被盗之后就一直在追查…
"…当做一件重要的事做吧。"
"…是。"那就是很重要了。

"公子,难得来花楼,您也不好好享受一下。"
"没空。"
"没空来花楼干嘛!昳(die)儿你看看,你看看,你家公子这么不解风情,你陪我好好玩玩怎么样…"
"??!昳儿,你打我干嘛…"
"滚,我家公子也是你能比的?还有别叫我昳儿。"只是公子为什么要来花楼,而且还…带这么个东西。明天不是那个日子嘛?
"玟邬剑,是明日现世吧。"
"自玟族死绝以后,一直被众人追逐的玟邬剑总算是真的出现在咱们面前了啊。"
"真是的,听说曾经还在皇帝老儿家里待过一段时间,怕不是被皇帝给藏起来了。"
"嘘,宇兄你这是喝多了,可别乱说。"
"才不是乱说,兄弟可是有门路的,众人皆知这剑明日在青梧山现世,但他们都不知道这背后可是有学问的。"
"什么,这谁都能看出来,一想就知道,这在青梧山现世,还不是和天人医师有关系。要不然,那块地方谁敢踏足?况且这山上阵法重重,无缘根本就上不去。"
"为兄我要说的不是这个,这个任谁都知道,我告诉你们,你们可不知道,据说这天人医师是玟族最后一个族人呢,这你们可不知道吧。"
"那玟族不是被灭门了嘛?怎么会有后人。"
"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据说最后一个族长带着剑逃了出去,或许那就是那个族长不知道在哪里的私生子呢。"
"呦呦,但是那族中人物众多,逃出去那么一两个也不是稀奇的,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直系呢。"
"切,传闻医师银发红眸,那族的人据说族长一脉就是银发。"
"但是也没有人是红眸啊,太扯了,太扯了,天人就是天人,宇兄你这样说小心被天人报复。"
"就是,据说天人可是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怕不是宇兄你这话也要被听去了。"
"切,不信就不信,我宇某未做小人之事,天在看,人在做,他是天人又如何…"

"公子,需要把人带过来问问嘛?"
"醉人的话,无需多虑。"
"是。"
"我说无恨兄,你这也太无聊了,整天板着脸不说,搞得我家昳儿也这么严肃,明明是喝花酒,你们两个搞得跟上坟一样,真是的!"
"…"就是上坟啊,白痴。
"公子都走了,你再趴在这里就把你扔下。"
"不要啊~昳儿,你不要扔下人家嘛!姑娘们再见了~"

"终于自由了!"
"明日…不许乱来。"
"…说好了明日我就可以离开了,干嘛,舍不得我?"
"…"
"真是,不舍得就说嘛,啧啧。"
"主上有令。"
"我是做了什么孽啊,幸好明天就可以不见到你这个面瘫脸了。"
"…"
"就这么走了…真是,大人也是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面瘫呢。"
"我真是苦命,不管了,这次可要好好搞一票大的,真是这几百年真是闲的我好像都退化了。"用正太模样的身型抱着枕头似乎确实,就是退化了。
不过,真的好饿啊…
~~~~~
…这后面还在补
~~~~~~
"任务,真的是很努力呢~吾可以奖励汝一个愿望哦~"
"求…"
"想好了再说哦~"
"求剑永离世间…"
"你,不配。"
吾…不配嘛?你这么想嘛?
那就让你同一般,那么就配了吧~路西法大人~吾很期待呢~

从上一次见到那个刺眼的地方,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,久到吾都不记得有多久了。
"有了很多带翅膀的东西了嘛?"
"陛下,您醒了。"
"吾睡了多久?"
"不长,整一千年。"
"有没有有趣的事情?"
"有个那里掉下来小家伙,只不过并没有翅膀的样子,说是我们的。"
"尸体呢?"
"应当在渡域附近,需要属下去?"
"罢了,找到葬了吧。"
"有事情可以玩了,准备准备,叫诞来见吾,吾要去人间。"

人间湖畔,四月花开,云舒云散,人来人去,聚少离多,战乱将至。
"汝觉得,如若吾想要个特别的仆人,需要多久?"
"要看陛下选择什么样的人。"
"吾喜欢珠玉一般剔透的灵魂。"
"有珠玉般灵魂之人,恐意志坚定,不易诱惑。"
"哦?"
"属下觉得,虽不易诱惑,但是血肉之躯,总归有缝隙,需多些时日,必然可收服。"
"可吾不喜欢有瑕疵的东西。"
"恕属下愚钝。"
"诞记住,玉石就用它最爱的温度驯服就好了,既然是玉石让它在最后都不认为自己有了裂痕就好了,那么就不会有裂痕~"
"…玉石最爱的温度…那是什么…"

爱,可以叫人痴狂~
权,可以叫人贪婪~
力,可以叫人疯魔~
故而,记得,我族为守护秘密,作为族长,哪一样都不可追求。只是无力量,如何?;っ孛?,无权如何在族中立足,无爱,也只是为了传承而娶妻生子。
从出生,就注定;从诞生,就被灌输;从有记忆起,记忆里便没有名叫母亲的人。
名为少族长,也只是带着代号的躯壳而已。死了活着,并没有区别。每一代都是这样过来的,确实也,保住了秘密。
这一代,已经是第几代了呢,被奉养的"秘密"也逐渐感觉无趣了,蠢蠢欲动。
"您,来了,我可以走了吧?"
"吾想要的东西拿到,汝就可以走了。"
"如您所愿,大人。"

对于一块白纸来说,染上颜色总是那么简单,哪怕再小心,小心翼翼,不给予一点显露的温情,但那白纸也会被一点点沾染上遗漏出来的色泽。
开始很简单,他也在有了属于自己的心思的时候,曾经想过,自己的祖先们每一代是不是都有过色彩,只是都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,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,就像是他的父亲袖子里那块掉了色的帕子一样,最终也只能永永远远的随着他们的尸体葬在了冰冷的坟墓里。
他也有个秘密,不同于家族那个秘密一样的,属于自己的秘密。通透的人,总是有自己的直觉,正因为心思通透,接触到人的时候,把每一丝溢露出来的颜色都感触的更深一些,在内里翻滚一遍,或是留下一点痕迹,或是了无痕迹,也有那种刻画在最深处,永远都忘不了的。
他就是那样子忘不了的,颜色。那是象征着晴空的天蓝色?;蛩朴旯烨绲奈⑾家话愕难丈?,从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一个人可以有那么多颜色。
第一次见面很单调,就像每一次见面一样,对一般人来说是那么的简单,或许对他来说也是一样的。
"嘘,我在钓鱼,别说话。"
点头。
那天,天很蓝,回去之后被打了板子。
"你很闲?"
摇头。
"总看人家钓鱼干嘛?"
"嘘。"
"会说话啊。"
"恩。"
"你怎么这么无聊,跟个老头子一样。"
盯着鱼竿看。
"好吧好吧,服了你了。"
回去被罚禁闭,后墙头被发现了。
"你叫什么?"
"二十二。"
"真是个傻名字。"
"下次不来钓鱼了。"
"奥。"失落脸。
"你会武功嘛?"
"恩。"平日里被教的应当是武功。
"好,下次来了,我们过招。"
"恩。"好。
回去以后,父亲来了,看了我许久,他说,不要奢望得不到的东西。
我想,得不到的,是什么呢?天空还是河水。下次给父亲带河水回来喝吧,比家里的好喝。
这次再去那里,过了很久。
"我都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。"
"恩。"我也以为。
"都过去一年了,你长高了。瞧,我也高了。"
"恩。"抬头看手。
"还是那么无聊,真是的。不知道干嘛等你。"
"…"你在等我啊。
"来吧,比试。"
"恩。"
那天比试有输有赢,但看他似乎很开心的样子。即使被我打的鼻青脸肿的,他想。果然更难看了。
那天还是没有带河水回去,因为,父亲再也不需要了。
之后,又过了很久很久,久到作为族长,他都被安排侍女的时候。
他守着那个秘密,守着,自己的秘密。
也守着,那把魔剑。只是除了族长没人知道那是把魔剑,所有人只知道那把??梢允迪衷竿?。
不记得是第几个了,从两年前就开始了,世上对于家族的传闻,很多人,都来取剑。他输的代价是,全族人的命。
没有时间睡觉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下一个人来,所以,他在剑阁睡觉,抱着那把剑入眠。更没有时间去和侍女睡觉。
"你就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嘛?"
"吾知道,你记忆里有过的那个人,你想要的话,吾也可以帮你实现。"
"你的父亲,吾也可以帮你复活他。"
"只要你说出来,你向吾许愿,吾甚至可以护你家族世代。"
没有,他也不是物件。父亲不会想再回来,因为,他终于获得了自己想要的,自由。家族有他就不会倒下。他在心里一句一句回答着。
风波,还是越来越大,从一日一日的打退来人,到没有办法只能杀掉最棘手的人,给人们以示警。到…现在这样,被人们困在剑阁,众叛亲离。
"那,现在呢?你还有能力困住吾嘛?"
"你现在祈求的话,吾可以赋予你力量。"
"愿望是。"
"呵,还是妥协了嘛?"
"毁掉你。"
"哈哈哈,你让吾毁掉自己?小娃娃,不要让吾真的生气,你,承受不了。"
他还是离开了剑阁,逃出了那个家。
一个人,带着一把不能使用的剑和满身的伤,到处躲藏。
人,终究是会死的。就像父亲一样,获得永远的自由。
他不怕死,只是,这把剑,不能这样子,任由它在他死后作乱。
他开始四处奔波,找寻毁掉这把剑的方法。
又过去了很久,久到有时他都觉得自己可能坚持不住的时候,他又回到了那个最初的地方。
人之初,性本善。
那个宅子,已经破旧不堪了,家族的人已经,各奔东西了。
剑阁,是这把剑最初的地方?;蛐?,能找到,找不到的话,也许这次,他也再没有能力带着这把剑,再一次走出去了。
很快就会有人知道,他在这里吧。
"破旧成这样子,真的会有人?"
"闭嘴,不想干就回去。"
"切,不是老头子让我带你过来,我还不来呢,还真以为自己是个皇子,被抛弃在深山老林里的弃子而已。"
"还不是为了那个宝贝,得到了还不知道是不是想为了那个位置许愿呢。"
"滚回去,谁许你这么说灵玉哥哥!"
"你带师妹回去吧,我再看看。"
"灵玉哥哥!"
"乖乖听话。"
"哼…那我回去了,灵玉哥哥小心点。"
要被发现了嘛?他可以死,可,剑,不能留。
"你再动,就真的死了。"
"别…碰我。"
"还以为是个死人,我不会动你的剑,但,你的伤再不处理,就真死了。"
"你不会想你死了之后,我拿走你的剑吧。那就好好躺好,让我处理伤口。"
他,还是不能坦然接受死亡,因为那把?;乖?,所以他还是活了下来。
"你怎么伤的那么重。"
"…"
"算了,知道问了你也不一定告诉我。反正…从以前就这样子。"
从以前就…原来,他还认识我啊,他这样想着,望着蓝天昏睡了过去,依旧死死抱着那把剑。
再醒过来的时候,天黑了,还是在剑阁。
"看着我干嘛,以为我会把你搬哪里去?"
"伤的这么重,不适合搬运,而且,你伤好了,也是不会把你带回去的。"
"恩。"沉默许久。
"伤好了,我给你买个偏僻的院子,你住…你去嘛?我会去看你。"
"…"想去,会给他添麻烦的。但是,也不想拒绝。
"好了,我知道,我会安排好。总之,你也听到了,好歹我也算是个皇子呢。"
说这句话的时候,感觉他似乎变成了灰色?;故抢渡每葱?,在心里这么想着。
外伤好的很快,内伤应该治不好了,他每日都会来。每天的色彩都是不一样的,像天空似的,偶尔是会下雨的。恩,不过倒是没哭过,还是有和以前不一样的。以前被打的狠了他总是会哭的。
"你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是时候该离开这里了。"
"恩。"拿起剑,站起来,准备出发了。
"喂,我的意思是,去我买的那个院子,你给我好好养内伤。"
"以为我不知道吗?"
"…"
"以为面无表情就可以糊弄过去?别跟小时候一样好吧?真是的,小时候就是伤到了连吭一下都不会。"
"吭。"
"…我该夸奖你有长进,会开玩笑了嘛?"
今天的灰色变成淡蓝色了,青色也很好看。
小院子很偏僻,只有一个老仆人,是个很和善的婆婆,老人家腿脚不好了,需要照顾。他一边想着,一边拿着笤帚扫着院子。
"林婆婆去干嘛了?你在这干什么活呢?"
"…"
"真是的,雇林婆婆是照顾你,不是让你尽孝的。"
"她去买菜了。"
"算了,下次别干活了,好好养伤,我来吧,真拿你没办法。"
递出去,不小心把手握在一起了。他不动了,那松手吧。吧嗒,笤帚掉地上了,捡起来吧,可是手被握住了,抬头看他,那时候,感觉他变成红霞的颜色。很奇怪。哪里奇怪呢…
"啊…我来吧,你去屋里坐着。"
"…恩。"看了看还是回屋子坐着,虽然每天他连练剑都可以了。用那把剑,当然是潋滟,父亲传给他的剑。
就像是每次,他逃到一个地方之后,会短暂的过一段平静的日子,而这段时间都是短暂平淡而让人怀念的。这一次,也并没有例外。
那是个和他很像的人,但颜色不一样,那么,便不是他。那个人让他开启那把剑,是族人说的吧,他看到那群人里有一个略微熟悉的人影,不记得是谁了。已经过去太久了。久到,有些累了呢。
但是,即使他死了,那把剑,也不能破开束缚。所以,他被带走了,关在一个没有颜色的地方?;蛘咚嫡饫?,只有,黑色。
过了很久没有时间,也没有声音的日子,他以为自己可能就这么死去了,再也不能束缚那把剑,再也不被剑束缚。只是,见不到漂亮的蓝色了,这里没有任何色彩呢。
"你不能死。"
"你只能死在我手里。我不允许你死。"
"王爷,恐怕…"
"下去吧,他不会死。"
"那把剑,拿过来,被拿走太久,他不安心。"
"二十二,你活过来,我就给你取个新名字。"
"你如果死了,我就把这把剑破除封印,扔出去祸害世人。"
"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的心头血可以破除封印。"
"所以,你不能死。"
所以,他还是没能解脱。因为,那个人不让他死。又或者,他放不下…放不下那把剑,亦或是那个人。
只是,那之后,即使他活过来了,他也再也看不到任何色彩了,他瞎了。
用一双眼睛,换来一条命,那个人说,值了。
但他想,还是那青蓝色好看,还想看看那明媚的青蓝色啊。
之后啊,他总能听到很多声音,各种各样的,比如,侍女的声音,他们说,王爷肯定能对他好一辈子,因为王爷对他那么重视。一辈子,是多久呢?
他总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,以前注意过的没注意过的,没有了眼睛,用风声判断,来武剑也不是没有办法的。
用声音来判断周围,只是,终归有些东西是替代不了的,看不见了就是看不见了。
"想要眼睛吧…你可以跟我祈愿啊。"??家惶煲惶斓脑谒叩鸵?,即使那让他有时听不到很多声音,但他依旧把剑带在身边,放在怀里,仿佛那就是他的命一般。
日子还是会一天天流逝,时间的流逝往往带来着改变,好的,或者坏的,人总是什么都不能预见。
天下局势变化,总归活着,就逃脱不了时代的束缚,时局总是变化那么快,就像它为什么叫时局一样,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变化着。而对时局往往,影响最大的是那些站在顶端的人,而同样的,时局对他们影响也是最大的。
而那个人,他是皇子,现在是王爷。
即使再一无是处,再闲云野鹤,到了时候,到了那个地方,他拥有什么,就需要付出什么。
所以,在他有十几日没有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,他才知道,他去了战场。带着可怜的几千战士,去,送死。他的父亲,想他死。
不在乎那个名叫皇帝的人是什么想法,或者说他不曾在乎过任何其他的东西,只是唯独,那个人?;蛐?,从那次在死亡的边缘被他呼唤回来的时候,就有什么被改变了,或者在更早的时候,那抹青蓝色就染在了他的心里,那里早就不是一张白纸了,他一直都知道。只是,从未承认过什么。他的命,从来都不属于他。但,他救回来的命,或许,从那个时候,就开始变化了。
"想要救他嘛?你可以向我许愿…"
"想。"
从来都没有得到过回应,甚至后来都没有再期待回应的魔,第一次,得到了回答。
"那你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解除吾的封印不算代价。"
"你…要什么。"或者说我有什么。
"灵魂,你要忠于…魔,用灵魂宣誓忠诚。"
灵魂…自己也只有灵魂了,死后的自由嘛。这就是代价嘛…
"我…发誓"
"不需要向吾宣誓忠诚,你只需要把灵魂交出来就可以了,吾叫你效忠谁就效忠谁就好。"
"…"
"你答应就好了。"
"好。"
那一年,三王爷带领仅仅八千军队,打赢了来犯的邻国,据说战场上有阴兵相助,世人皆称三皇子有天人相助,是帝王之相。
只是,那之后,三王爷府里少了个瞎子。那之后,三皇子即使成为了帝王,也显少大笑,只有三王爷旧府上的人曾经听到过那经常在偏院穿出的爽朗笑声,真的像晴空一样明媚。

"何时,地狱开始不安分了。为何毫无征兆就…"
"恐,并非毫无征兆。"
"前些日子扔下去的那个,难道激怒了?"
"千年了,都无动静,总不可能因为这么个小家伙就…"
"总归不能无视,愿路西法大人查明地狱动向。"
"上人已卸任许久了,难道这次地狱又要…不知道路西法大人有没有能力…"

"地狱…那人,吾对上怕是也讨不到便宜。"
"殿下太看得起他了吧。"
"你出生太晚,并未见过那人。"吾还算是高估了自己。
"殿下,有消息说那人醒了之后,去了人间。"
"人间…近段时间,有无动荡?"
"人间总是动荡许多,近几日我去派人查明。"
"好,下去吧。"
"是,殿下。"

"钰,吾喜欢人偶,你知道为什么嘛?"
"公子,属下愚笨。"
"套在手心里玩耍的小狗,难道不是很可爱的存在嘛?"
"公子喜欢就好。"
"呵,就因为你这样,所以才让这人偶戏更有趣啊~"

我是谁…名为钰。
此生无它,奉迎主上,谨遵上命。
只要遵命就好了…

世间,魂为何物,命,为何用。
世间传闻青梧山上梧兮庄,庄中仙医为天人,弃仙缘,落尘间,却为凡人添福寿。不论是什么病,付得起代价,就能被医治。
有幸去过的人,都好了,只是付出了什么代价,没有知道。问了去过的人,他们也不会告诉你的。
"我儿子的病…求天人救救他??!"
"要付出代价。"
"付出什么都可以,求您。"
"什么都可以嘛…可你的儿子已经濒临死亡了。"
"是的什么都可以,哪怕把我的命给你都可以,求您…"
"好,就把你的命给我吧。"
"谢谢大夫,谢谢…"
"你的儿子会没事的。"

叔叔说过生而为人,要学会珍惜。
叔叔也说过拥有什么,就要付出什么。
叔叔还说过你不知道接下来会拥有什么。
而我,九岁的时候失去了父亲,母亲告诉我只要记得他是爱我的,就好了。
十五岁成年的时候失去了母亲,然后得到了一个对我好的叔叔。
十六岁的时候,我知道,是叔叔带走了父亲,可是母亲走之前说过,无恨你应当无恨。
我叫无恨。
"叔叔又去那个院子了???"
"是啊,公子要回去嘛?"
"明天是母亲的…去青梧山吧。"
"要和主子说一声嘛?"
"回去我同叔叔说的。"
"是。"

"悟儿,明日是你母亲离开的日子。"
"正要跟叔叔说。"
"去吧,路上查一下那把剑的事,最近很乱。"
"是。"沉默许久之后。
"还有事?"
"那把剑,很重要?"重要到从被盗之后就一直在追查…
"…当做一件重要的事做吧。"
"…是。"那就是很重要了。

"公子,难得来花楼,您也不好好享受一下。"
"没空。"
"没空来花楼干嘛!昳(die)儿你看看,你看看,你家公子这么不解风情,你陪我好好玩玩怎么样…"
"??!昳儿,你打我干嘛…"
"滚,我家公子也是你能比的?还有别叫我昳儿。"只是公子为什么要来花楼,而且还…带这么个东西。明天不是那个日子嘛?
"玟邬剑,是明日现世吧。"
"自玟族死绝以后,一直被众人追逐的玟邬剑总算是真的出现在咱们面前了啊。"
"真是的,听说曾经还在皇帝老儿家里待过一段时间,怕不是被皇帝给藏起来了。"
"嘘,宇兄你这是喝多了,可别乱说。"
"才不是乱说,兄弟可是有门路的,众人皆知这剑明日在青梧山现世,但他们都不知道这背后可是有学问的。"
"什么,这谁都能看出来,一想就知道,这在青梧山现世,还不是和天人医师有关系。要不然,那块地方谁敢踏足?况且这山上阵法重重,无缘根本就上不去。"
"为兄我要说的不是这个,这个任谁都知道,我告诉你们,你们可不知道,据说这天人医师是玟族最后一个族人呢,这你们可不知道吧。"
"那玟族不是被灭门了嘛?怎么会有后人。"
"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据说最后一个族长带着剑逃了出去,或许那就是那个族长不知道在哪里的私生子呢。"
"呦呦,但是那族中人物众多,逃出去那么一两个也不是稀奇的,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是直系呢。"
"切,传闻医师银发红眸,那族的人据说族长一脉就是银发。"
"但是也没有人是红眸啊,太扯了,太扯了,天人就是天人,宇兄你这样说小心被天人报复。"
"就是,据说天人可是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怕不是宇兄你这话也要被听去了。"
"切,不信就不信,我宇某未做小人之事,天在看,人在做,他是天人又如何…"

"公子,需要把人带过来问问嘛?"
"醉人的话,无需多虑。"
"是。"
"我说无恨兄,你这也太无聊了,整天板着脸不说,搞得我家昳儿也这么严肃,明明是喝花酒,你们两个搞得跟上坟一样,真是的!"
"…"就是上坟啊,白痴。
"公子都走了,你再趴在这里就把你扔下。"
"不要啊~昳儿,你不要扔下人家嘛!姑娘们再见了~"

"终于自由了!"
"明日…不许乱来。"
"…说好了明日我就可以离开了,干嘛,舍不得我?"
"…"
"真是,不舍得就说嘛,啧啧。"
"主上有令。"
"我是做了什么孽啊,幸好明天就可以不见到你这个面瘫脸了。"
"…"
"就这么走了…真是,大人也是怎么就这么喜欢这个面瘫呢。"
"我真是苦命,不管了,这次可要好好搞一票大的,真是这几百年真是闲的我好像都退化了。"用正太模样的身型抱着枕头似乎确实,就是退化了。
不过,真的好饿啊…

"公子,明日还去山底那处?"
"明日,上山。"
"可,那阵法我们的人解了许久都没有进展。"
"我亲自去。"
"公子您…"
"不必多说。"
"是。"
母亲,儿来见你了。

"玟邬剑现世了!"
"看到那道光没有,这一定是召唤我的神光!"
"滚开,那是属于我的!"
"…"
玟邬现,天下乱。
真的是很乱啊。
"公子,需要…"
"不用。"
"这条路,母亲走过。"
"母亲走得,我也走得。"
"请殿下务必珍重,您的命不仅仅是您自己的。"
是啊,我的命,不是我的。她以为我不知道,我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。
本以为装作不知道,日子就会像以前一样,什么都不会发生。但,那个时候还是太天真了。

人类,都是吸取欲望,气运,魔气的好东西。
满满的都是人,看起来,可以,饱餐一顿了。
"何人在此!"
"这里有人吗?"
"你是何人?"
"我…吾?"被强行板正了吾的称呼,面瘫脸非说那是主上的尊称,但在其他人类面前还是要称作吾的,哼,不管了。反正,面瘫脸管不到我了。
"你可看到过玟邬剑,老实交代,饶你不死。"
"…人类,你放开吾!谁给你的胆子。"
"你…"
"昳儿,好巧,我听到你…这个小孩儿是谁?"
"难道昳儿你喜欢小孩子?"
那个时候邺觉得这个人类的眼刀真可怕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连魂魄都有点战栗。

"所以说,你是玟邬剑灵?"
"明明是个人类小孩儿,乖,回家去,你妈妈担心你的。"戳脸蛋儿。
"你才小孩子!吾只是因为太久没进食了而已!"被戳脸蛋儿。
"所以连头脑都退化成小孩儿了?"继续戳。
"不管怎么样,我要先尽快禀报公子。"
"反正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的吧,昳儿你就跟着我吧,我会?;つ愕?。"
"你很喜欢他?"瞥了一眼还在戳的手指。
"也不是,就是有点奇怪的感觉。"有点亲切感又有点莫名的厌恶。
"奥,那你负责抱着他,上路吧。"抱起自己的佩剑,准备走。
"…"还真是冷淡。
"我不要他抱!我可以自己走,要不然,你抱也行,别让这个花孔雀抱我!"拼命挣扎。
"闭嘴。"用剑柄点上穴道。
"昳儿你看,我们像不像夫妻,这像不像我们的孩子?哈哈哈"
"闭嘴,再多话点你哑穴。"

遇到这个膏药,是在某次公子外出拜祭的时候,在路上遇到一伙拦路的强盗,解决之后,这人跳出来声称自己是那伙人的老大,为了救自己的小弟们,自愿请罪随行公子左右,公子拒绝之后,还是不要脸的跟了上来,然后不知道怎么后来不管公子什么时候出行,就一直跟上来了。虽说他一直不知道公子的身份,也没有问什么多余的话,要不然早就杀了了事,后来调查过此人,信息也只有土匪头子这么一点点,连出身什么的都没有。只是公子没说过处理了,也就一直放纵他跟在身边。
只是,最近,这人开始明目张胆的,粘着他了。比如,现在…
"要不要烤鱼吃。"
"滚。"
"昳儿,我看你也饿了。你不饿,你看咱们儿子也饿了。"
剑灵会饿吗?"你饿了?"疑惑的看着男童形状的剑灵。
"呜呜呜,吾饿了,人类真可恶!不仅几百年不给吾魔…唔,魔力。哼,反正吾饿了,给吾吃的!"
"好吧,你给他做点吃的。"
"好嘞!"

"天人,我只想问你,三年前我母亲是怎么死的。"
"你要付出什么?"
"想要什么,就付出什么代价嘛?"
"是。"
"如果我要母亲活过来。"
"等价交换。"
"…"用母亲换来的命嘛…换回来的母亲也会像我这样痛苦的活着,啊。
"如果天人可以让母亲活过来,那么,天人也知道母亲的身体在何处吧?"
"…"
"又或者说母亲的魂在何处?"
在母亲走后的三年中,他翻阅了各种古籍,派人去追寻各处曾经有过天人遗迹的地方。最终,他的得知,人确实有魂之一说,而如果真的要复活一个人,那么肉身和魂,缺一不可。那如果说这天人有十足把握可以复活母亲的话,也就是说他知道母亲的肉身和魂在哪里。
面前的天人似乎有些惊讶,恍惚中,容貌变得真实起来,看起来有些,熟悉。只不过,像镜花水月,很快又变得模糊起来。
"下山吧。"
"你还没告诉我。"
"别再深究。"
"…"
"后果,你承担不起。"
之后,他就身在山脚阵外了。
真是,知道了什么,又什么都没了解到。

"公子,属下回来了。"
"三日了。"
"属下办事不利,请公子责罚。"
"记着吧。"
"公子,属下找到了剑。"
"你指的是那个孩童嘛?"
"他自称是剑灵,确实与普通孩童有些不同。"
"哪里不同?"托着下巴仔细瞟着吃着糖葫芦的男童。
"他啊,自然是不同的,哪有孩子能一直吃还不变沉的,七八岁的孩子哪有那么能吃的,像他这样早就撑死了。"
"闭嘴。"顺手点了哑穴。
"你们两个,这三天感情变好了啊。"摸下巴。
"属下不敢,属下当时赶过去的时候,感觉那道光的方向确实是这个孩子所处之处。但当时属下到时,却除了这个孩子以外别无他人。"
"哦~留下观察观察吧。"
"你今日好好歇息吧,明日回程。"
"是,属下这就去准备。"
"不用了,明日再准备吧。"
"…"
"把他们两个安排好。"指了指两个抢糖葫芦的人。
"我看着烦。"摆了摆手。
"是,公子。"顺手把两个人拎了出去。

好饿啊,吃了一些,还是很饿,完全不解饿,感觉从身体里,从灵魂里透出一种饥饿感。给吾吃的,吾饿,吾要好多好多美味的,灵魂,要不然吾会饿死的…
"你魂有缺,命不足,虽为恶,但可解,只是缘分未到,莫要再作恶,恐终坠深渊。"
"你是谁,吾是魔,凭什么不能作恶,吾饿,吾愿意吃谁,管你屁事。滚,不要惹吾。"
"冥顽不灵的恶灵,师父救你,你还这般!"
"他魂有不足,勿要同一个孩童争辩。"
"师父,他明明都是千年恶灵了!"
"昳儿,你还小,很多事不懂,但为师希望你慢慢知道,这世间,没有至善,也没有至恶。"
"师父你骗我,师父不就是至善之人嘛!"
"以后你便知,就是为师,做的事,对某些人来说,也是残忍的。"
他日事,入谁梦。

饿??!又是曾经那种感觉,明明吃了一点,为什么比往日更饿。怎么吃也吃不饱,果然还是美味的灵魂最好吃了。
"小屁孩儿,你想干嘛?"捂嘴,搂住。
"爷太帅了,连一个孩子都受不了了嘛?"
"李希唔发凯!"(你给我放开)
"放开你,把嘴给我合上啊,小屁孩儿,口水真多。"
"吾饿了!"
"好好说话,什么吾不吾的,小屁孩儿就叫我,懂?"挥挥手。
"额…我饿了,想要吃东西。"可怜兮兮。
"好啦,看在你是昳儿生的份上,父亲我给你找点吃的。"
"…吾…我才不是你的儿子!"
"难不成我家昳儿和别人生了孩子?"阴气沉沉。
"…坏人!呜呜呜,我要吃肉!"
"再吵就把你们两个扒光了,扔出去挂墙头上。"从隔壁翻窗过来的人凶巴巴的一口气说完了一句话。
"公子要是被吵醒了,就把你们砍了炖汤喝。"
"昳儿,你这火气也忒大了。"
"你看儿子都吓着了,吓得都呛着了。"摸着某个战栗的小身板。
"闭嘴。"佩剑出鞘。
"额,昳儿你别生气,我…"会心疼。好吧,再说的话,一会儿真心疼了。剑尖在胸口闪烁着寒光。

"你这小子也吃不饱。也太难养了。"
"我是剑灵,没实体,别用那种眼神看我,我的胃不会破的!"
"你们两个确实有点像。"
"难道你承认这是咱们儿子了?"
"一样烦人。"勒马跟上前面的公子。
不是公子吩咐,早就把这个跟屁虫摁死了。手不自禁握紧佩剑。
"有杀气!算了,还是离昳儿远点吧,今天他看起来心情不好,臭小子,要不是你那么能吃,昨晚折腾,昳儿会睡不好嘛,会心情不好嘛!"看着坐在自己胸前还是在吃的男童,真想揍他一顿啊…

"你说,那是玟邬剑剑灵?"
"是,我的一个下属说当时那道光就是从这孩童所处方位传来的。当时,那处并无其他的东西。"
"除此之外,有何异样?"
"那处除了这孩童,并无其他活人。而且,这孩子在回来的路上一直在吃东西,似乎,吃不饱的样子。"
"吃不饱?"
"是。"
"把他带过来吧。"
"可是,叔叔…"
"无事,总归,从前我也见过,如果真的是,我应当知道。"
"遵旨。"
"悟儿,我说过,不愿的话,就算了。"
"是,我知道。"
这个叔叔,真的是,除了让他住进这里之外,从来没强迫过他干什么,甚至连这里的人认为的最基本的东西,叔叔都免了。是愧疚,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嘛,他也不知道?;蛐硎且蛭心敲匆涣椒窒衲歉鋈税?。那个人…说起来,那个天人的相貌,虽然印象还是被模糊了,但那丝给人的感觉确实有些像,也难怪外面有人传言。只不过,不知道叔叔是怎么想的呢。而他,也没见过那人,见过的也只是叔叔放在书房里的画像而已。

"你,是剑灵?"
"吾…我是!你是人类的帝王?"孩童不仅立而不跪,还走进几步大胆的抬头盯着帝王看。
从者上前打算把大胆的孩童拦下来,被帝王挥手制止了。
"我说这个地方怎么有熟悉的味道,原来是你啊。"
"认识朕?"
"切,还不是个无能的人类,枉费我消耗法力帮你,还赢的那么难看。"
"大胆!"
"无事。"
"你们都退下吧。"皇帝挥退了所有人,坐在书房的椅子上,捏了捏眉头。
"他…怎么样了。"
"你在问谁?我吞了太多,可记不起来哪几个了。"
"你如若真吞了他,朕让你今后再也不能踏出这里。"
"呵,那人便寻天下也没能找到让我消失的方法,怎么他死了之后,你找到了?"
"也不可能找到了吧,要不然不可能只是用龙脉镇压,囚我在这人间皇宫中十年了。"
"反正我都逃出过一次,不在乎再来一次。"
"这皇宫里可是黑暗最多的地方,你也知道吧。所以才想把我运到寺庙里去??上О?,人算不如天算,你是困不住我的…"
"朕懒得困你了,你没吞他,朕知道。"
"切,你要是想见他,要不然求我吧,兴许我能让你付出点儿代价,大发慈悲,让你见见他。"
"他没死。"肯定句。
"也不算活。"
"那天人医师,和他是什么关系?"
"我凭什么告诉你?"
"你会想主动告诉我的,天煜君。"
"…你说…什么!"头突然好疼,这个名字,为什么,他不叫这个名字,为何听到之后,很难受,吃了那么多东西,一直很饿,这一次却,觉得好想吐,好恶心。他跪在地上不断干呕着。
"看来朕猜的没错。你就是天煜君。"
"我不认识什么天煜君,人类,你做了什么!为什么吾的头那么疼,人类,吾不跟你废话,吾要你的命!"
"那你要先能动一动再说大话。"
"你!啊啊啊啊…"书房里光芒大胜,孩童晕了过去。
"皇帝陛下,吾做到了,你也该兑现诺言了吧。"悦耳的声音,像鸟儿的吟唱。
"自然,朕的国师大人。"

"呀!有人晕过去了!"
"妈妈,怎么办??!"
"公子。"
"出去看看。"
"是。"
花楼大厅里,人很多,突然晕过去一个大男人这种事还是挺常见的,只不过,从二楼直接晕过去掉到一楼砸个坑的,还真的很少。
分开人群,走过去查看。竟然还是熟人,牛皮糖。忘了他叫什么了,好像也没问过名字。
"突然就晕过去了?"这牛皮糖从来都跟小强一样,今日是怎么了。
"是啊,突然就在二楼掉下来了,这可怎么办,要出人命啊…"
"无事,我看看。"
"啊,公子你是大夫?"
"不是,略懂一二。"
"快让开,让这位公子看看。"
"无事,就是晕过去了,鼻息正常,我认识他,把他交给我吧。"
"那就麻烦公子了。"
"给我开一间房。"掏出银子。
"好的,这就给公子安排房间。"

这人怎么晕了呢。跟公子报告之后,公子让他先守着。反正也算是有点交情,也不能太袖手旁观吧。醒之前,先看着他吧。
故而,当某人醒的时候,惊悚的看到某侍卫站在他的床前,手握佩剑,紧盯着他,似乎正在思考怎么把他更好的处理掉。难道,晕倒的时候砸到他身上了…
"想什么呢?"
"??!"往床里蠕动。像个小媳妇儿一样,某侍卫突然想到,结果这个想法把自己都吓到了。
"房费付好了,好了就自己走吧。"
"???"他似乎,脸红了?
"…"不想再说话,径直走了。
"等下…诶!啊…"咚,掉地上了。
"你…我给你看了没有什么外伤,骨头也没事,难道是内伤?"皱眉走过来。
"啊…不知道,就是突然就全身疼痛,然后脑袋里疼,就晕过去了。"
"你被人暗算了?"这人虽然赖皮,但武功不在他之下。
~~~~~
…这后面还在补
~~~~~~
"任务,真的是很努力呢~吾可以奖励汝一个愿望哦~"
"求…"
"想好了再说哦~"
"求剑永离世间…"
[ 此帖被zhang1315832在2017-10-02 17:59重新编辑 ]
1条评分 ,鲜花+3
钱映@伊 鲜花 +3 亲亲,记得登记哦 11-02

发帖
21
配偶
单身
鲜币
76
威望
3
生命值
1
沙发  发表于: 2017-10-01 19:53:11
腐女越来越多了。

楼主留言:

bg写出来没感觉啊,没经验→_→

赞助新鲜,晋级VIP会员(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)
 
离线 夙沅

发帖
8728
配偶
笑若倾尘
鲜币
255
威望
7765
生命值
697
板凳  发表于: 2017-10-13 10:02:57
亲,更新完请到|http://www.yipzz.com/read-htm-tid-317884.html 登记哦。登记后再评分、加亮。

楼主留言:

恩恩,好的~

【腐化地带】十一月活动:那些年的“智障桥段”
 
岁月静好,回忆不老
离线 lovecs0

发帖
12
配偶
单身
鲜币
8
威望
3
生命值
1
3楼 发表于: 2017-10-22 22:50:12
摸摸默默地恩摸
1条评分 ,鲜币-1
栖迟客 鲜币 -1 亲不要再灌水了,想赚钱,直接点论坛的广告,广告打开页面30秒不关,系统会自动给你加论坛币的~ 10-23
【原创小说】十一月活动:欢迎来到童话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