切换到宽版
  • 74阅读
  • 2回复

[耽美百合]【古风耽美】玦已成珏(除妖师X玉魄)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

发帖
13
配偶
单身
鲜币
87
威望
62
生命值
1
楼主  发表于: 2017-11-04 12:00:41
— (栖迟客) 此贴非首发,请出示原创小说证明到http://www.yipzz.com/read-htm-tid-317881.html上传原创首发证明截图,请一周内更改,否则删帖处理。 (2017-11-04 19:14) —
(原创小说)
        山上的雨下得很大,就连簇拥着的绿叶也起不到丝毫的阻挡作用。雨滴穿过叶落下。
        嗒嗒嗒,是脚踩过泥泞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一抹红色身影踉踉跄跄从远处跑来,终于支撑不住靠树干坐下。急促的喘息声渐渐平息。
        雨还在下着。
        大约一刻钟后,有一个撑伞的黑衣男子走过那棵大树,没走几步又停下了脚步,转身。
        皱了皱眉,看着那个穿着嫁衣昏倒在树下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脸色苍白,脸上还有几处划伤,头发散乱。呼吸有些微弱,应该是受了伤淋雨,又长时间奔跑所致的。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很新,只是衣摆处有些被扯破。是个逃跑的新娘?眉头皱得更深,脸上有些许嫌弃的意思。
        却把伞放在地上,不由自主地俯下身,将人打横抱起。眼睛扫过那人的脖子,是男的。顿了下,抱着人往山上走去。
        有把红色的油纸伞被遗忘在树下淋着雨。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山上会有这么大个院落。
        直接把人带到了浴池旁。浴池水冒着热气,从山间温泉引来的水。将怀中的人放入浴池,露出池水的肩上有许多淤青,而泡在水中的身子不用说,受的伤更多??醋乓慌砸蛉狙丈行┥畹暮焐抟?,男子想将它们丢去,思考一下又将它们丢进了专门放需清洗衣物的木桶里。
        周围好暖,很安静。没有雨打在身上的冰凉,没有众人的叫骂声。朦胧中睁开眼,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一张薄被盖在身上。好像还有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坐在床边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在大脑还未完全清醒的时候,话语已先一步冲出口。
        男子没有回答他,离开了床边。过了一会拿着一支沾好墨的毛笔和一张纸回来,纸上的字铁画银钩、简洁明了——墨落白。
        是个哑巴?心里有些疑惑。接过男子手上的纸笔,在墨落白三个字下面写了一个“玦”,字写得很俊秀。
        啪,门被大力打开撞到一旁。
        “白哥哥?!鄙粲行┘鼻?。
        屋内的两人视线一齐转到门口。推门而进的桃红衣女孩手里拿着两把伞,其中一把是红色的。
        “莲儿,找我有事吗?”刚刚还坐在床边的男子站起身来。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不是哑巴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伞,被落在树下了。我还以为你出事了?!北换阶髁呐⒒坝锢锸遣患友谑蔚牡P?。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蔽⑿ψ琶嗣⒌耐?。
        看见男子的手上拿着纸笔有些好奇,东张西望一番后发现原来屋里还有第三个人。那个白衣少年正躺在床上,用同样好奇的目光看着她。少年的肤色白皙,甚至连她都逊色几分。
        “白哥哥,他是谁?”如果她没记错,这间主屋除了白哥哥平常是不许人入内的,她今天冒失地闯进来没被骂就不错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从你发现伞的那棵树下捡回来的。是病人?!?似乎不想多加解释。
        “可……”女孩有些不甘心。
        “先出去吧,拿伞去放?!辈凰聘詹?,语气多了些温柔,“你看你,头发都弄湿了?!?br />        轻推着女孩出去的人想起什么似的,又回头。
        “桌上有药,等下喝了它?!辈皇翘嵝?,是命令。
        咔嗒,门被顺手关上。
        晚些时候雨停了,女孩也走了,男子回来安排少年住进挨着主屋旁的一间屋子。屋子里放着个暖炉,刚刚少年接过纸笔时指尖碰到他的手,有些凉。
        吃过晚饭,少年与男子闲聊起来。男子大概不会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他,除了会对莲儿有少少几句话之外,还会与一个今天才刚带回来的少年说那么多话。
        少年真的是逃婚出来的。只不过人家是娶,他是嫁。他不过是个孤儿,一户富人家的公子想以纳妾为幌子,蒙过众人,纳他作禁脔。他命贱,却也傲得很。不愿嫁就被打,打昏了就被逼着穿上女子的嫁衣盖上红盖头。恰巧迎亲这天下雨,半路他终于找到机会逃跑。身后一队人追着他打,以为他偷换了新娘。街头巷子容易被抓到就往山上跑,力气用尽了,昏倒在树下就被男子捡回来了。他这么对男子说。
        男子告诉他,他是除妖师。那莲儿是个富家千金。几年前他帮莲儿家里除去只恶妖,后来女孩知道了他的住处,隔几天就会来看他。本来他不喜与人亲近,但拗不过莲儿,见女孩也十分乖巧,就随她去了。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女孩又来了。到处乱逛,走到后院。发现那里晾着一套红色的女子嫁衣,匆匆忙忙跑去找人。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谁的?”声音微微颤抖,女孩抓着男子的袖子,一手指向嫁衣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亲自洗的。新嫁衣。衣角有些破了?!泵挥谢卮鹋⒌奈侍?,男子好像在自言自语。
        女孩突然松了口气,深呼吸一口,决定了什么似的,女孩抬头看着男子。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把它给我吗?”或者说,你愿意娶我吗?
        皱了皱眉看着那件衣服,突然又心生嫌弃,用来嫁给他人的衣服,不要也罢。没有认真思考女孩的话,低低应了声“嗯”。
        女孩几乎就要当场高兴得手舞足蹈。像怕他反悔一样,飞快地取下那件衣服就跑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几天后,女孩出现在男子主屋门前,身上穿的正是之前的嫁衣。礼貌地敲敲门,然后推开门进去又把门关上,男子正坐在书桌前,好像是在发呆。
        “白哥哥,你看莲儿穿这身好不好看?”女孩笑着,踮起脚尖转了个圈。
        “墨先生,你有看见我之前那身衣服吗?”少年一推开门,就看见他刚才到处找的衣服现在正被女孩穿在身上。呆愣地站在门口,一时间不知该作何反应。
        “莲儿这身衣服真漂亮?!闭玖艘换岫?,少年突然微笑着对女孩说道。故作镇定, 然后有些慌乱地跑出门。
        “莲儿,你怎么穿了这身衣服?!蹦凶踊厣窨醇⑸砩洗┑囊路?,又看见跑出去的少年,语气变得严厉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白哥哥说给莲儿了吗。你难道不愿娶莲儿?”从没被男子用这种语气说过的女孩委屈地说着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要娶你了?”顿了下,语气又变回之前的温柔,“莲儿乖,回去,把这身衣服换了。一个女儿家,不能穿这种衣服跑来跑去?!?br />        原来,原来不是要娶自己。女孩眼里聚集了水气,扭头也跑了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男子也追了出去,只不过,他是要找跑走的少年。
        女孩走后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踏足这里。
        男子本就少言,少年似乎也不爱说话,好像有什么正似有若无地隔开他们。除了那天晚上介绍式的聊天,两人再没有过多交谈。院落更加安静,偶尔能听见几声鸟鸣。
        这天早上,男子有急事出去,只留下少年一个人在家里。
        很无聊,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。
        隐约间听到有开门声,警觉性令他稍稍清醒了一下,过不久就闻到一阵令人安定的清香,又继续沉沉睡去。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,这样就行了吗?”有些紧张,“万一白哥哥突然回来怎么办?!?br />        门外的女孩正是莲儿。她身旁还有一个身着道服的中年男人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我已经将他引去迷阵,没有两三个时辰他不会回来的?!毙赜谐芍竦厮?。
        女孩当日跑开以为她的白哥哥会来追自己,结果却遇上这个说她身上沾有些许妖怪气息的道长。刚开始她不想在意,但她转念一想,说不定白哥哥就是受了妖怪蛊惑才这样。道长说只要除去妖怪她的白哥哥就能回来。她信了,于是配合道长准备除妖??伤?,她的白哥哥本就是个除妖师。
        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冷,少年蜷起身子。
        “孽障,还不快现出原形?!彼降牡莱た谥心钅钣写?。
        孽障,谁是孽障?以前街边小巷里有个半疯傻的老头说他是半玉之身,可他还是人啊。少年突然觉得身上的血液正在流失,被无形的屏障包裹,一道符印在身上。挣扎,拼尽全力挣扎,像是被什么东西束缚,却又逼着他逃脱,这样的感觉好可怕。
        挣扎间身上随意穿上的衣服领口大大敞开,让人清楚看到左胸口有块银色印记正慢慢浮现——是勾玉的形状。原来他不仅半是玉半是人,就连原身也像半块玉。
        “敢在这里动我的人?!痹靖迷诿哉笾械哪凶油蝗怀鱿?,依旧是一身黑衣。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敢,不过是给他闻了闻解玉香?!敝心昴腥撕艹跃?,这才不过半个时辰。但眼神满是挑衅。
        解玉香,能使半玉之身的少年化为原玉石。
        刚离开不久他就发现不对劲。中了迷阵走不出,直接随手捻了个诀,整个阵法被毁得连布阵的阵符的灰都不剩。急匆匆地赶回来,就看见一个道士和莲儿在这,少年被符镇住在半空中挣扎。
        解下身上黑衣往空中一抛,少年立即被包住落在男子怀里。
        刚才还在挑衅的道长心中一惊,他这道符就是道行极深的大师也难解,竟然被人轻易破了。
        感觉到怀里人的身子很冰,呼吸越来越弱,不自觉地收紧手臂。男子看着穿道服的人,眼神越发阴冷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想走出这里么?!币痪涑率鼍?。
        “白哥哥,你不要再被迷惑了?!绷募钡卮蠛?。要是错过这次机会,也许她的白哥哥再回不到原来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滚?!泵挥兄暗奈氯?,只剩下不尽的怒气。
         女孩被吓到了,却还是死死站着不走。男子一阵心烦,一声“带走”,旁边突然出现一人,直接拖着女孩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留他到现在不就是为了得到那块玉。拥有半玉之身,只要能将他和玉融在一起,神玉就能到手?!钡朗拷不笆毖壑忻白盘袄返墓?。
        没有任何的回答。男子瞳孔颜色变深,道士感觉四周有无形的压力压迫着他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清楚了,我可是北门的人?!彼党隹诘幕坝凶啪?。
        “北门?”男子唇边勾起冷笑。
        见时机不对,道士扔了道符逃走了。
        “不留?!泵挥腥プ?,不知在对谁下命令。
        “墨先生,多谢你之前的照顾?!鄙倌瓴恢问币丫蚜?。
        他以为遇到一个肯施舍给他关心的人,结果施舍,也只是因为他有这半玉之身。
        “张开嘴?!蹦凶用飨缘牟荒头?。
        少年惊异地看着他。一股腥甜味弥漫在口腔,男子划破手臂,强硬地逼他饮下不断涌出的血。
        温度好像又回到身上,左胸口银色勾玉右边又多出个红色勾玉纹。
        那天之后,北门似乎惹怒武林各界,遭到诛杀。数月之内被灭了干净。
        后来少年才知道,当日饮下的血不仅意味着男子将半命渡给他,而且还暂时阻止了他化成原玉石。不过只是暂时。
        “墨先生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一头雾水被叫到主屋,依旧是生疏的称谓。
        只见男子不再像之前那样是一身黑衣,而是换上了红衣,少了份清冷,多了些邪气。
        主屋桌上有两个瓷杯。男子拿起其中一个,那是一杯诡异的红色,好像是血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命为条件交换,你可愿接受这杯血酒?”只见过他笑得或冷冽或温柔,却没有今日这般的邪魅。
        “你疯了。你以为只是一条命这么简单?知不知道这样的话你会和我这个玉魄困在一起,永生永世,不再为人,只能靠这块玉存活?!?几乎是宣泄地喊着,“反正没有几天我就能化成玉石了,到时玉魄不在玉石随你控制?!?br />        “然后再次穿上红衣,” 没有理会情绪激动的少年,男子笑着微微侧身,“与我交杯?!?br />        少年往男子身后一看,一件喜服正放在椅子上,不是女子嫁衣,是男装,和男子身上那件似乎是出自同一匹布。
        “别后悔。到时候再想逃出这块玉,小心魂飞魄散?!?nbsp; 少年也笑了,径直走向前,换上那身红衣。然后接过男子手上的瓷杯。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怕没有玉魄,我真的会发狂然后魂飞魄散?!痹谏倌甓叩陀?。
        “落……白?”愣了下,有些犹豫,喃喃着。
        不回答,依旧是笑着。
        两只手相勾,饮下杯中的酒。
        几滴酒顺着嘴角流下,白皙的脖子上有酒红似血。流向左胸口,上有勾玉纹颜色更深。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有人用血为他凝成另半块玉。他的名字不再是“玦”。从今往后,就该唤作——珏。


【END】
【食腐者,以腐为生也,不腐,则亡矣……】
离线 da酸菜

发帖
257
配偶
单身
鲜币
0
威望
29
生命值
1
沙发  发表于: 2017-11-05 08:37:20
写的真好
赞助新鲜,晋级VIP会员(VIP4可免费下载全部附件)
 
离线 yuch0731

发帖
36
配偶
单身
鲜币
-5
威望
2
生命值
1
板凳  发表于: 2017-11-06 02:20:19
好看 ,我去找找能不能下
本帖提到的人: @朝许夕诺
【美文分享】十一月活动:名著知多少